温度 : 18°C   湿度 : 97%
2022-01-27 03:58:05

常见问题

展开所有

    《非强制性中央公积金制度》审视报告

  • 《非强制性中央公积金制度》审视报告常见问题
    • 非强制央积金实施三年(2018-2020)成效如何?

      至2020年底,已有接近250个雇主加入非强制央积金,超过2万名雇员参与公积金共同计划,6万多名居民自愿设立公积金个人计划,反映居民对自身退休保障十分关注。制度总体运作顺畅,取得一定成果。

    • 部分雇主未参与非强制央积金的原因为何?

      根据审视报告,大部分被访者对实施强制央积金持正面态度,雇主在非强制阶段主要是因持观望态度故仍未加入,也有部分雇主认为制度不设抵扣或会增加成本,以及存在处理私退金衔接央积金会加重行政工作等疑虑。

    • 审视报告预计强制央积金供款佔雇主总收益比例为何?

      透过对澳门统计暨普查局数据及财政局B组纳税人的数据作分析,计得在实施强制央积金前,本澳全部雇主和中小企雇主每赚取1,000澳门元,当中有约240及290澳门元为员工支出。报告预期实施强制央积金供款后,将使全部雇主额外支出0.69%,中小企雇主则为0.84%,即雇主每赚取1,000澳门元会额外增加6.9及8.4澳门元作为强制央积金供款。

    • 有关开支比例计算方式为何?

      报告假设现时非强制央积金的设定将继续适用于强制央积金,再假设每年员工薪金有固定的增长比率,而雇主的总收益增长比率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本澳的实质本地生产总值一致,估算雇主在原有的员工开支比例(即24%及29%)上,额外需承担的强制央积金供款为0.69%及0.84%。

    • 为何有关开支比例不会对雇主造成过大负担?

      相较于邻近国家或地区,例如内地和香港,本澳的央积金起步较迟,故採取先易后难方式推进,由2018年起以非强制方式实施,到最快2026年强制实施,已为雇主提供充足时间作财政及行政上的准备。另外,央积金以基本工资作为供款计算基础,且供款比率为5%,雇主供款支出已较邻近地区为低。

    • 报告建议5年及7年准备期以过渡至强制实施央积金的两个方案内容及釐定准则是甚么?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本澳实质本地生产总值只有2019年的44%,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的经济预测,2025年时可大致恢復到2019年水平(101%)。倘经济如期恢復,将採用方案一,即3年经济观察期(2021-2023)加2年前期准备,于2026年实施强制央积金,否则,将採用方案二,即观察期延长2年(至2025),至2028年实施强制央积金。

    • 会否考虑以分阶段形式实施强制央积金?

      报告建议雇主无须分阶段加入制度,以免引起加入先后的争议,同时避免期间若雇员转职,新雇主未加入央积金,导致其供款难以接续,影响退休保障的情况出现。

    • 如因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导致经济恢復期超出审视报告建议,会否再延后央积金强制实施时间?

      受疫情持续影响,相信本澳经济需要一定时间才可恢復,由于存在不确定性,特区政府会持续观察经济復甦情况,并採取审慎的推展策略。无论如何,特区政府对加强本澳居民养老保障的工作会持续进行,推进强制央积金的步伐也不会中断。

    • 执行方式与现时有何不同?

      社会意见普遍接受目前制度安排,为让居民可尽早获得更完善的养老保障,建议按目前制度的基本标准作过渡,避免因任何变更而拖慢进程。因此,参与资格、供款比率、供款计算基础及权益归属等均不变,但因强制实施的关系,一般情况下,不允许中止或停止供款。而制度定出的只是基本要求,雇主可视乎自身的经营情况,选择以基本标准或优于标准的条件设立公积金共同计划。

    • 会否重新考虑抵扣方案?

      根据《劳动关系法》,解雇赔偿为雇员待业时的临时支援及对雇员过去劳动的一种补偿,而央积金则用于雇员退休生活所需,两者性质不同。世界银行亦提倡公积金供款应视作延迟工资,雇主及雇员共识双方的共同供款为日后支付给雇员作养老之用,故其他国家或地区甚少允许以雇主供款抵扣解雇赔偿。

    • 会否延续对雇主的税务优惠?

      央积金在非强制实施阶段,为鼓励雇主及早加入,设立了首三年享有额外两倍税务优惠的措施,虽然三年已过,但与邻近地区一样(香港),本澳雇主的央积金供款仍可视为经营成本,继续获得免税优惠。

    • 会否考虑给予雇员税务优惠?

      央积金制度的受惠对象主要是本地雇员。目前澳门雇员每月可课税收益低于免税额可不用缴纳职业税(约30%本地雇员获豁免);而对于需缴纳职业税的本地雇员,所缴纳的职业税已相对其他国家或地区为少,加上可享受职业税退税的优惠,故央积金供款的税务优惠对雇员而言的实用性不大。此外,日后提取央积金的时候没有视作收入而额外征税。

    • 会否为特定行业雇员(如非全职工作者)制定更合适的供款计划?

      本澳现行法律未就非全职工作者作出定义,参考第一层社会保障制度“散工”供款人数仅佔本地就业人员约4%,且分佈在不同行业,如要设定行业计划,很难划清哪一个行业适用。制度鼓励雇主为所有雇员设立公积金共同计划,雇主可视乎自身的经营情况,选择以基本标准或优于标准的条件设立计划条款。

    • 除作为养老保障外,会否考虑增加个人帐户内款项的用途?

      央积金设立目的,是让居民退休后的生活得到更好的保障,如开放养老以外用途,将削弱制度的保障效果,如增加供款比率,社会必须有共识。此外,内地或其他国家的公积金制度容许雇员提取部分权益作医疗、失业支援及置业等其他用途,主要是由于制度实施时间较长,累积了一定资金,其供款比率亦明显较高。

    • 会否推出预设投资基金,帮助部份缺乏理财知识的居民自动选择适合的退休基金产品?

      目前央积金的退休基金数目由2018年制度开始实施时的39项,增加至42项,特区政府会继续鼓励已加入制度的基金管理实体提供更多不同风险程度的退休基金产品予居民选择。未来亦会适时检讨制度的运行情况,如有需要可研究基金管理实体引入“预设投资策略”的可行性。

    • 会否推出保证回报基金?

      提供保证回报的基金产品,需要有足够庞大及稳定的资产。央积金于2018年才实施,运作时间尚短,加上目前处于自愿参与的非强制阶段,相关供款计划数目及资产规模较少,难以推出保证回报基金。

    • 会否推行年金计划?

      特区政府为本澳长者的养老保障投入大量的资源,其中第一层社会保障制度的养老金已具有终身年金的特性,制度为本澳居民提供基本的养老保障,令合资格居民每月可领取养老金,结合第二层央积金制度可以一笔过提取资金,让居民可以更灵活运用退休保障的资源。

    • 如何加强监管退休基金的回报及收费?

      根据第6/99/M私人退休金法令的要求,退休基金的管理规章内需要列明基金管理实体有权收取的费用种类及相关的费用上限,而澳门金融管理局负责审核相关的管理规章及监管管理实体及退休基金的运作。社会保障基金设有非强制央积金资讯平台,公开所有基金收费及回报水平,供居民参考,透过市场竞争自动调节,达到降低收费水平及提高回报的效果。

    • 在新冠疫情下,政府会否考虑向参与央积金雇主提供资助?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特区政府已适时推出临时措施刺激经济,协助企业渡过难关。而无论疫情前后,特区政府一直有推出针对性的鼓励措施,包括中小企业援助计划和中小企服务平台,为中小企业营造便利的营商环境。就央积金过渡至强制实施,特区政府亦分别设立5年及7年准备期两个方案,待经济恢復理想再展开相关工作。

    • 未来政府会如何持续推动雇主、雇员及居民加入央积金?

      社会保障基金将持续走访不同的企业、举办专场及公开讲解会,同时透过多元化的宣传活动,向社会传递“参与央积金,退休更安心”的理念,推动雇主、雇员及个人积极参与公积金计划,为自身累积更充裕的退休储备。